首页 / 学业广角 / 高二年级

首页

学业广角
高一年级
高二年级
高三年级
高中学部

博雅塔前人博雅,未名湖后生未名——八一中学2016届高中资优班参观北京大学国际数学研究中心

2015年03月13日 21:41  点击:35546

12月5日下午,我校高二(1)班的全体同学在班主任向玉艳老师和数学向文老师的带领下,前往北京大学,参观了北大数学所及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并聆听了北大葛颢教授的讲座。在参观交流的过程中,同学们走进数学系,看到了北大的教学过程、教学环境及教学设施等,为这所高等学府的学术气息所惊叹、折服。而后葛颢教授的讲座更让同学们更深入地了解了北大数学系的相关信息以及数学学科的未来走向,对于今后的学习有了更大的动力,对于未来的选择也有了更明确的认识。

一班郑若雨同学说:这是我第一次参观北大,数学中心在非常古色古香的四合院中,我非常喜欢这样宁静致远的学习环境。整个参观过程都是在围绕数学研究中心的,作报告的也是非常专业的学霸和教授。我觉得葛教授的看法非常独到,也非常真实。可能数学系一届一百多个人中最后能混出名堂的也就寥寥几个,可能有些人根本就无法坚持四年天天研究数学。而那些真正出类拔萃的学生又有几个最后留在了国内呢?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去国外发展,诚然,国外的水平的确要高于国内,但若是我们辛辛苦苦培养出的高素质人才一个个最终都流向了国外,我们中国的数学强国之梦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

张燕妮同学感叹:去北大不是第一次,但是之前的n次都是为着打网球去的,所以对于北大学术的韵味只能从每次都会经过的百年讲堂,还有那个古典的图书馆中有些模糊感受到些什么,但是具体是怎样的,我也说不出,反正是有一种厚厚的、沉甸甸的感觉。这次又去了北大,一进门,还是那种感觉,暂且叫它北大的感觉吧。感受了一下数学研究院。那个讲座我记住了这样一句话“北大是个崇尚实力的地方”,记住了两个人张益唐教授、yun神。很有道理的话,很值得敬仰的人,在这样一个地方,每个人理想的翅膀都会蠢蠢欲动,丈量着要飞越的鸿沟有多大。但是我在想有一天我真的会把这里称之为“母校”吗?我也不知道,答案八成是否定的吧。但作为一个生于中国长在北京的人,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保有一份对北大清华的敬重、热爱以及憧憬---这毕竟是我们民族学识文化的根。从小到大“北大清华”不知被长辈念了多少遍,北大清华梦的种子是埋了很久的。也许某一天会发芽,但是在此之前,把这粒种子一直一直传承下去,才能让整个民族有一个梦,我们自己民族学识的根生长在心里。传承、热爱、敬仰。

教授讲座中谈到数学系一届学生180人左右,真正最后成为数学家的可能只有一两位,这一问题引起同学们的深入思考。彭琳雅同学认为:这个概率令人感慨,我叹息于剩下的那一百七十多个人的默默无闻,但后来想想,无论结果如何,他们至少在自己最好的年华,学习了自己最喜爱的东西,这是名誉和金钱换不来买不到的。参观了一圈北大国际数学研究所,我对那些乱七八糟的函数集合还是会云里雾里,但我看到了做学问的人应有的态度,或许只有真的抛开了功利,我们才能学得更纯粹,活得更纯粹。

赵嘉祥同学说:关于一百八十多名学生中剩下的一百七十多人的问题。首先,我是很赞赏这些“专”的研究者的,但对于多数人来说也许没有这样的天赋或机缘或艰苦奋斗之精神,难道其存在也是没有价值的么,显然答案是否定的。这一百七十人也许在自己的研究上给别人了些许启发,也许日后教育了更多的人才,也许有人因为他们的一句话而受到启迪,譬如萤火虫之光亮,看似发光的只是一点点,背后却有繁杂的系统为其运作而支撑。就算没有像他们一样光辉,没有被载入史册,不也是永恒么?否定任何人的努力的价值都是可悲的。这也提醒了我们不要在前进路上犹犹豫豫,因为努力终究不会化为泡影,一定会留下积极的印迹。待至未明湖畔,想到北大学术之风所以兴,亦由此使然。

冯玮坤同学则认识到:很早就知道能进北大数学系的一定是奇才,能真正有所作为的一定是奇才中的天才。在他们的光芒下,难道剩下的170多人都要被这刺眼的光芒吞没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虽然他们报了数学系,但学习数学并非他们人生的单一目标,在各行各业中,甚至是与数学没有关系的行业中,只要他们肯挖掘自己的潜能,都能使自己的人生有价值。放到我们自己身上,虽然参观过这么多大学,听过这么多场与大学专业有关的讲座,但未必有适合自己的,只要有自己的目标与兴趣,并付诸努力,加上我们的天资,我们一定会成为各行各业的顶尖精英,书写自己的华丽篇章。

向文老师最后告诫同学们,不是说一定都会去研究数学,但是学习数学的过程会成为生命中难以磨灭的印记,这一思维的过程对待任何学科的学习都是必不可少的。向老师的话给了同学们更大的学习动力。

祝愿同学们能继续努力,在不远的未来实现自己的梦想。

分享